- N +

忍气吞声了24年的网吧行业到底还能不能活下去?

忍气吞声了24年的网吧行业到底还能不能活下去?原标题:忍气吞声了24年的网吧行业到底还能不能活下去?

导读:

2020伊始,本是中华民族喜迎新春的时刻,武汉却不期而至了一场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作为文化娱乐行业,网吧在它一年之中少有的旺季里,迎来全国范围的歇业关门。文旅部及国家网协...

QQ截图20200212231846.png

2020伊始,本是中华民族喜迎新春的时刻,武汉却不期而至了一场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作为文化娱乐行业,网吧在它一年之中少有的旺季里,迎来全国范围的歇业关门。

文旅部及国家网协要求各省收集汇报行业现状和受损情况,好及时作出评估出台相应政策。

做为陕西网协,真的很想替陕西的7000家网吧(其实现在活着的也就只剩下3000多家了)谢谢文旅部及国家网协对网吧行业的重视,在这个危机关头还能想着这个行业。

中国从第一家网吧威盖特至今,已走过了24个年头了,当世界都在夸赞中国这个让世人震惊的互联网强国时,不知人们是否还记得曾经是网吧行业揭开了中国互联网浪潮的序幕;是网吧行业孕育出了中国最早的1亿网民;是网吧行业给腾讯、搜狐、新浪、网易这些现在如日中天的互联网头部企业带来最初的原始流量;网吧,也是众多70后、80后、90后们永远也抹不去的青春记忆。

然并卵,这个行业好像从出生就被打上了烙印一般,从来都得不到该有的认可和尊重(其实也不只是网吧,整个文化娱乐业都差不多)。

首先我先来说说这个行业的基本面吧

据我们统计,陕西省网吧各项运营费用占总开支比例为:

房租:36%左右     人员工资:34%左右

电费:15%左右     网费:7% 左右

杂费及日常开销:8%左右

目前(2019)网吧行业运营情况为:盈利占比31%,基本持平占比47%,亏损(入不敷出)占比22%。其中盈利的31%中,投资回报比平均为23%(年度)。

也就是说,根据统计数据情况来看,网吧行业本就风雨飘摇,这次的疫情可谓雪上加霜。只要停业3个月以上,2020年度肯定所有网吧面临亏损。危言耸听吗?不!别说餐饮业,酒店业多惨,肯定没有网吧惨。从停、开业时间来说,疫情来时,文化娱乐业必然是第一个停的,疫情慢慢消散,也必然是最后一个恢复的;从成本来讲,网吧最大的运营成本是房租和人工,这两项固定开支占去了总运营成本的70%,还不算期间的电脑折旧,西贝在商场还能免免房租尚且难以为继,网吧多数租用的都是私人商业房产,房租减免真的很难。(很多私人商铺也都是按揭贷款,银行能减免他们吗?这就是矛盾)

接下来,我想说说一直困扰这个行业的几个主要问题。

1、赤裸裸的行业歧视

同样是做生意。陕西省网吧的网络费用是同等带宽的其它行业商用宽带的十倍以上价格。据了解,我省光纤费用排名全国前列,周边省份第一。就是全国最便宜的省份,也是其它行业同等带宽商用宽带价格的5倍以上。虽然国家三令五申要求提速降费,协会还做过很多次呼吁,电信部门却敷衍了事,甚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2、明目张胆的盘剥

一些管理部门和执法部门总把这个不是特行的特种行业反复收拾,摊派式罚款,年度任务式罚款,小题大作式处罚,天价的监控和指定设备,这些还都不算,甚至会因为在检查时,发现一个客人抽烟被直接抱走服务器主机,停业整顿并加1万元罚款。真的想问一下这些执法者,你平时处罚普通群众公众场所抽烟怎么罚,能够这么狠吗?就因为这些经营户忍气吞声惯了,你知道这一万元有可能意味着一间普通网吧一个月的利润,这一万元罚走了,经营户不仅仅是一个月白干,他们背后也有一个个需要养活的家。

3、法律规定的滞后

政府一方面让大力发展夜间经济,促进市场繁荣,一方面按照18年前的管理条例约束着网吧。2002年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不允许0点至8点营业,虽然执法部门也不把这个问题太当问题,但也时时刻刻拿这个规定敲打着不服管教的经营户们,让所有人不敢不听话。

4、信任危机

陕西省文化厅去年搞了个全省网吧调研,我们一同跑了全省的每一个地市和部分的区县,开了十场座谈会,座谈了几百家网吧业主。会上,我们请网吧业主谈谈实际经营情况,经营户们多数竟大唱赞歌,形势一片大好,转型升级硕果累累。在座谈会后的实际走访中了解,其实多数的网吧别说是转型升级,生存都很艰难,还要面对多重管理部门的各种监管。在21世纪的今天,都不敢想象甚至还有的地方执法部门要求经营户必须专人手工登记和实名制重复了的上网人员信息表,就因为实名制和上网人员信息表隶属于不同的两个管理部门。我们无权质疑这些照章办事的执法者,但是真的很心疼这种无谓的形式给企业带来的巨大负担。我们要求企业留下联系方式,企业首先想到的是我们要摊派什么,弄的我们哭笑不得。事后我问一个经营户座谈会上为什么不谈实际困难问题,他说第一次见到省上领导,市局局长这么些个大领导,不敢也不想给区县丢人……

5、夹在中间的基层执法者

基层的执法部门其实也很难,大家都认为是他们把经给念歪了,其实恰恰相反。他们大多数非常同情也真正了解经营户的真实困难,在座谈会上我看到经营户不敢说的话,基层执法人员往往仗义执言。一方面社会经济的发展突飞猛进,各种规章条例的滞后和不清晰具体,甚至不合实际给他们带来了执法的各种困难,然而上级部门考核基层执法的办法竟然还是处罚金额和案件数量,不想着办法罚款办案就完不成考核指标,这是他们的工作要求,他们没有办法;另一方面基层执法缺乏人员、车辆、服装,甚至很多地方人员编制都成问题,他们只能以罚代管。

最后我想提几点建议,希望上层能够通过实际有效的方式帮助本就风雨飘摇网吧行业度过这次疫情难关。

1、恳请上层积极帮助协调电信运营商打破行业歧视降低运营商网络费用,全国一盘棋一个标准,我们不奢求网吧行业的网络使用费低于其它行业,但是一定要一视同仁,这也是网吧行业应有的尊严。

2、恳请上层能够看到行业艰难,宽容对待网吧行业,不要再把执法案件数量和执法考核挂钩了,网吧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违规事件。建议2020-2022三年期间,执法以批评教育为主,对屡犯故犯者才施以罚金。

3、恳请上层尽快出台符合当下形势的法令政策,例如允许网吧夜间营业等,让本就正常的行为不要再受法令的牵绊。

4、出台私人产权减免房租的比例范围,哪怕是建议也好。目前为止能看到的是国有房屋全免房租,产业园这些给租户减免,政府给予相应补贴。私人产权自行协商,这种没有参照,没有标准的对立面的协商只会造成更多的社会纠纷矛盾。建议疫情防控部门发放停业通知书和复业通知书,以此为时间参照,政府对私人产权明确各方承担的比例范围,比如说:经营户负担60%,出租方承担30%,政府补贴10%

其实天灾并不可怕,中华民族本就是从无数的灾难磨难中走出来的。私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们并不怕损失惨重,从头再来,怕的是永远得不到的认可和公正的对待,怕的是绝望和放弃。

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的心情也很沉重,我也明白,这不是一个行业协会该有的声音,但是只说好听话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我不想哗众取宠,陕西网协从成立至今也并没有收过任何一家网吧一分钱,包括会费,但是我想为他们说说话,也许并不能救活他们,只是希望他们有一天想起他们干过的这个行业,不会那么的心寒!


如果您有好的文章希望爱网吧(Www.Iwangba.Net)帮助分享和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 原文地址:陕西网协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网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陕西网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8

0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已有2条评论,共920人参与)参与讨论
    网友昵称:GTAO
    GTAO 评论者2020-03-19沙发 回复 Google Chrome 69.0.3947.100 Windows 10 x64
    说的太好了
    网友昵称:访客
    访客 游客2020-07-17椅子 回复 Google Chrome 78.0.3904.108 Windows Server 2003
    想多了